| 网站首页 | 玲珑空间 | 梨园漫步 | 艺苑芳华 | 曲海泛舟 | 菊坛文萃 | 影视世界 | 粉墨春秋 | 精彩影音 |  管理登录 |   
       
 
 
 
玲珑珍藏资料:下载 在线查看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玲珑戏曲艺术网 >> 梨园漫步 >> 流音雅韵 >> 正文
 
 
 

用户信息

 
 
 

热门文章

 
普通文章[组图]全部大戏《乌龙院》
普通文章[组图]略谈陈永玲及筱派表演艺术
普通文章[组图]“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惠民主题活
普通文章老子功夫在腿上,你老照我脸干吗?
普通文章整人的京剧大批判
普通文章略谈童芷苓的表演艺术
普通文章[图文]《锁麟囊》韵味醇厚倾倒观众
普通文章谈戏曲改革和人保戏
普通文章厉慧良与杨宝森
普通文章文化单位不应用来安置干部
 

推荐文章

 
推荐文章看电视纪录片《京剧》有感
推荐文章现在演员会多少出戏才算角儿
推荐文章不能指望老板们出钱救戏曲
推荐文章京剧李玉声:京剧不是奴才
推荐文章[图文]惟恐天下不乱-拉:这特么是京剧?!
推荐文章[图文]李不伸:项羽的人物特点是“忠义”
推荐文章[组图]北京京剧院演奏员骂街始末(下)
推荐文章[组图]北京京剧院演奏员骂街始末(中)
推荐文章[组图]北京京剧院演奏员骂街始末(上)
推荐文章[图文]写在《贵妃醉酒》时
 

相关文章

 
全部大戏《乌龙院》
姥姥家门前唱大戏
何祚欢:排戏要尝得出老百姓的口味
年终随笔
“红票团”到底是一个什么概念?
《向阳商店》母带“病危”
一份信任,更有一份重任
且行且珍惜之八股档浪荡行(四) 分享到:
| 更多
且行且珍惜之八股档浪荡行(四)
内容提要:温州京剧演出市场大观

文章来源:新浪微博    文章作者:八股档    摄影作者:    浏览量:2496    更新时间:2014-4-19

十一,天气很冷,冻得伸不出手,加演完了休息一会,老万喊我:“书桐!你看谁来了!”我闻声一看:“哎!您怎么来啦?”见程老师裹得严严实实的跟别人打着招呼。寒暄完了,把他拉到我床边坐下,正本《状元媒》的杨继业,有的是时间,聊了起来。。。“是老板叫您来的吗?”“不是,我是来旅游的,让他们先回去了,我过来看看。。。你是木字旁的那个‘桐’字吧?要不是认识你,我都不认识这个字。。。。老板意思让我来打小锣,我是不肯的,人家场面上的人会有意见,晓得吧?我是演员,不合适。。。。。你别误了啊。。。。。你呀。。哎。。。现在剧团就那么回事儿,我给你说几出就在这里唱戏算了。。。有个刘筱衡你晓得么?我父亲就是傍过刘筱衡的,刘筱衡扮相好啊,跟个外国人一样,高鼻梁,跟你这个鼻子似得,《八宝公主》,扮出来,梳一头小辫子,真跟外国人一样,不晓得有多好看。那个唱一把火的叫什么来?。。。费翔吧?对!就跟他似得。。。”“您先坐着,我上去了。”

等我下来,已经不见了老头的身影,说是住在旅馆了。。

十二,依旧是上午九点开戏,《战马超》,《辕门斩子》,《坐寨盗马》,《伐子都》《秦香莲》,无有什么趣味。明天拟出《钓金龟》,本来说《将相和》老板觉得长了一些,就作罢了。。

十三,《白水滩》《钓金龟》《斗金蟾》《嘉兴府》《战潼台》,老头过来帮忙打了一天小锣,看起来精神还不错。散了戏说要回江西,我疑虑啊,既然来了为什么不留下呢?这里面肯定有事儿。。。只是我不知道罢了。。。送他的路上,一个劲的嘱咐我:“学戏不能顽固,你想唱戏,就要多多的投师访友,我年轻的时候把钱都花在这上头了。。。还有要戏路子宽。。。有个金继谭你晓得么?老家天津的我记得,说起来早了,多少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演员还是可以流动的呢,为什么叫金继谭?肯定是学谭派,可是我跟他在一起,没见他唱过几出谭派戏,为什么?要吃饭啊!逢到一个码头就是《追韩信》《跑城》《战潼台》,我就看过他一出《战太平》算是谭派的戏。跑码头天天《大探二》能行么?夜壶里搭台,唱给鸡巴看啊?非饿瞎了眼不可。。。。你那个老旦指的时候不对啊!你怎么指的?你看不对吧?你那是老生,应该这样!看到没?哎,应该半指。。。看着。。。”

送到车站,还是千叮咛万嘱咐,给他买了些路上吃的,依依不舍的走了。。

回到庙里,连夜过台到龟山,有个大庙。铺完床凌晨两点多了。

十四,日场戏《金雁桥》《状元媒》,双下高。被窝昨晚上湿透了,睡了一宿,一摸竟然还是湿的,一点热乎气儿都没有。。饭罢,夜场戏《金山寺》《大登殿》,《金山寺》有我一个神将,把我们喊下来,说要说戏。我才发现,来了三个姑娘,我这一瞧,个顶个的水灵。可惜一个都不认识。那肯定就是双演了,大体说了一下。晚上我就特别留意,这三个家伙出手精准,两对青白蛇,又年轻漂亮,看的台底下炸了锅了,最后四个人一起扑水下高,最后那家伙也不扑水也不下高,上得桌子一把旱水拿了五分钟,红包就上来了。。。

《大登殿》照例不号我王子的话也该是苏龙,结果号的戴维的苏龙,我给派了个太监,要不是自家兄弟,我准得找老板理论去。。。。什么事儿。。气人。下来,小伟说老万去医院了。我方才惊觉,一晚上都没见到老万,就问:“怎么回事?”“不舒服,喘不过气,把我们吓坏了。。送医院去了。。。。。”
   
老万七十了,在这里有二十多年了,原来是武二花,年纪大了就检场管事儿。三天两头过台,不管到台口几点钟,我们能睡,他不行。他得连夜把幕布挂起来,扛着梯子一根绳一根绳的拴起来,再拿竹竿逐片幕布挑到位置。我们帮忙他是不愿意的,除非他掌嘴喊你过来。因为他能干的只有这些工作拉,倘若干不了,老板就没有用他的道理了,所以累点他也总是自己完成。往往过了台,他摸摸索索把事情干完,我们也就起来了,他是连轴转的一天一宿没睡啊,完了接茬开戏,他还的忙活。算下来只要过台,他总得有两天一宿不能合演,又爱抽烟,一天四包,还喝点小酒。。身体倒是一直棒的很,不想一下病倒了。。凶多吉少。

我散了戏正写字儿呢,领头的白蛇进来了,我问:“找谁?”“找你们呗,烟拿着!辛苦了哥几个!”“别客气,不要不要。。我们有。。。。”“拿着。。拿着!”

半夜,老万回来了,大家都去问,急性心梗,幸亏边上有人。他不肯住院,也不肯做手术,签了字,出了事儿自己负责,从医院回来了,脾气倔的很,年轻的时候撞见自己老婆和别的男人瞎搞,一脚踢瞎了他老婆的眼。。。

十五,起床没胃口,没吃东西。《白水滩》《四郎探母》,倒是不累。武生有一下子挺不错,亮相的时候,颠枪,掉头,他不接枪,拿脚丫子一脚再把枪踢一个反调头再接住亮相,干净漂亮,还俏皮,煞是好看。

夜场戏《战马超》《摇钱树》《二进宫》,这猴儿谁来啊?派了杨哥儿,杨哥儿还真不会,说了一下,节骨眼儿太多,杨哥儿不敢应,应了个哪吒,还不知道词儿,俺俩顺了顺。。。

开了戏,老万又不行了,这回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喘气,急忙又送到医院。

老万一走,后台一团糟,出手刀找不到,出手枪不顺手,一团乱糟糟。。。台上也受了感染,掉得一塌糊涂。看戏的大骂不止,一个劲的冲台上伸小指头,还有个人喊:“你们这是唱戏还是学戏?”我在台上听的一清二楚。。。有的跑到场面那边指指点点:“别敲了,乱了。”。。。

我觉得是活该,昨天来了那几个小姑娘除了风头,四里八乡都来看戏,人家今天回去了,台上又剩了老弱病残,一比就比出来了,作茧自缚。明天的戏最后一天,这样一来可不好唱了,搞不好拿不到钱,那就白唱。

散了戏,本来要吃元宵的今天,老板也答应了的。结果老万住院,老板也跟着去,就泡汤了。吃了点公家的面条,有个阿姨煮了几个饺子,我吃了四五个,睡了觉。

文章录入:戏迷知音    责任编辑:戏迷知音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玲珑戏曲艺术网 Copyright ©2002 - 2014
    设计维护:戏迷知音 站长电话: 13072009574 QQ:9082114
    联系信箱ximizhiyin@163.com
    请您尊重他人劳动成果,转载本站资源时,请注明出处与作者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