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玲珑空间 | 梨园漫步 | 艺苑芳华 | 曲海泛舟 | 菊坛文萃 | 影视世界 | 粉墨春秋 | 精彩影音 |  管理登录 |   
       
 
 
 
玲珑珍藏资料:下载 在线查看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玲珑戏曲艺术网 >> 梨园漫步 >> 流音雅韵 >> 正文
 
 
 

用户信息

 
 
 

热门文章

 
普通文章[组图]全部大戏《乌龙院》
普通文章[组图]略谈陈永玲及筱派表演艺术
普通文章[组图]“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惠民主题活
普通文章老子功夫在腿上,你老照我脸干吗?
普通文章整人的京剧大批判
普通文章略谈童芷苓的表演艺术
普通文章[图文]《锁麟囊》韵味醇厚倾倒观众
普通文章谈戏曲改革和人保戏
普通文章厉慧良与杨宝森
普通文章文化单位不应用来安置干部
 

推荐文章

 
推荐文章看电视纪录片《京剧》有感
推荐文章现在演员会多少出戏才算角儿
推荐文章不能指望老板们出钱救戏曲
推荐文章京剧李玉声:京剧不是奴才
推荐文章[图文]惟恐天下不乱-拉:这特么是京剧?!
推荐文章[图文]李不伸:项羽的人物特点是“忠义”
推荐文章[组图]北京京剧院演奏员骂街始末(下)
推荐文章[组图]北京京剧院演奏员骂街始末(中)
推荐文章[组图]北京京剧院演奏员骂街始末(上)
推荐文章[图文]写在《贵妃醉酒》时
 

相关文章

 
何祚欢:排戏要尝得出老百姓的口味
年终随笔
“红票团”到底是一个什么概念?
一份信任,更有一份重任
且行且珍惜之八股档浪荡行(五)
且行且珍惜之八股档浪荡行(四)
且行且珍惜之八股档浪荡行(三)
姥姥家门前唱大戏 分享到:
| 更多
姥姥家门前唱大戏
——我和评戏的那点事儿
内容提要: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昔日的礼堂、评剧团早已不见踪迹,旧区的繁华已然落幕,每每故地重游,平添几分感慨 ,唯有那袅袅清音时时萦绕在耳边,挥之不去。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文章作者:牛英    摄影作者:    浏览量:2972    更新时间:2015-1-5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我们一家人住在县广播局后面的大杂院里,局对面隔条窄窄的马路就是文化馆、评剧团和礼堂。每当晚饭过后,妈妈总会陪着姥姥去礼堂看戏,我就缠着大人,让她们带我去,那时候听戏对于几岁的我来说,无疑于是天方夜谭,开场没过多久,我就会呼呼大睡起来,这可苦了大人们,每每曲终散场,妈妈还得把熟睡的我背回家。久而久之,她们一准备去看戏,就会各自找借口,妈妈说单位要开会,姥姥说出去串门,想尽办法要甩开我,哈哈!小小的我别提有多聪明了,总是能识破大人的计谋,尾随她们到礼堂门口,检票时她们才发现“跟踪者”,只能无柰地把我带进去,于是我有机会一点点儿地接触到评戏的台前幕后,潜移默化地被感动着,留下了一幕幕终身难忘的轶闻趣事。

那一年的冬天特别寒冷,走在大街上,寒风凛冽,冰凉刺骨,家家户户的屋檐上挂着粗壮的冰柱。妈妈她们吃完晚饭,早早到剧场找好座位等着开场,当晚上演的剧目是《画皮》,我和小伙伴偷偷溜到舞台后面的化妆间去看“鬼”。化妆间的正门座落在后院的高台上,要上好几个台阶才到,到了门口,我们撩开棉门帘的一角,偷偷向里面张望,演员们正忙着化妆,没看到“鬼”,一个丫环装扮的演员还在向小姐装扮的演员(好象是时任的团长夫人,她的唱腔非常甜美)诉苦,说天太冷了,穿的绣鞋还是单的,能不能换成棉的,正在这时,有人在身后拍了一下我肩膀,“干什么的”,我回头一看,哇!正是我们在找的“鬼”,披头散发,眼睛上装着两个大灯泡,嘴里吐着长长的红舌头,身上穿着黑黑的大袍子,不知道里面会突然冒出来什么东西,吓的我俩儿大叫起来,我还差点从台上摔下来。“鬼”一看吓着我俩儿小女孩了,连忙说“别怕、别怕,假的”,我们顾不上听解释,掉头撒丫子就跑,模糊的记忆当中,那晚的戏也没看,这么多年过去了,没看过戏曲版的《画皮》,一直是我心中小小的遗憾。

为了丰富基层老百姓精神文化生活,京剧、豫剧、丝弦等剧种也经常到我们这儿汇报演出。京剧名家李世济就曾演出过《锁麟囊》,她的大幅海报醒目地挂在礼堂正门前面空地的东墙上,戏里的许多情景至今仍记忆犹新。而豫剧《朝阳沟》的上演,又让我有了一段难忘的回忆。记得那天下午,我们几个小伙伴跑到礼堂去玩儿,刚进剧场里面,就看到一个大姐姐坐在后排的一个座位上,手里捧着一个大本子在看,她看到我们几个小孩子,很友好地招手让我们过来,和我们聊起天来,我们问姐姐在干什么?她笑着说背文章呢,然后拉着我的手,问我晚上来看戏吗?说她演银环,让我找找看。晚上,我缠着妈妈领我来看戏,我的一个表哥是在后台伴奏乐队里拉大提琴的,我在台下坐不住,跑到后台找表哥玩儿,表哥他们乐队那晚没工作,他领着我在后台看戏。开场过后,银环伴随着鼓点上场了,我高兴地蹦起来,小声地对表哥说这是我下午刚认识的一个姐姐,话没说完,惊险的一幕发生了,姐姐随着剧情发展用力地把她的大辫子甩到背后,没想到粗粗的假辫子竟然啪的一声掉到舞台上,刹那间剧场里一片寂静,观众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姐姐真是好样的,她只愣了几秒钟,就开始接着演,好象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台下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这是对姐姐敬业精神的莫大鼓励。表哥他们说我是孩子,对演出影响小,让我抓紧时间把假辫子捡回来,于是我平生第一次登上了正在演出的舞台,抿着嘴,弓着腰、蹑手蹑脚地走到舞台中间,快速捡起辫子嗖地一下冲回到后台,表哥他们直夸我是救场的小英雄,听得我心里美极了。

小时候,剧团之间相互观摩学习引进剧目也很普遍,有一次我在礼堂看了外地剧团演出的《双玉蝉》,感觉剧情很新奇,时隔不久,姥姥被邀请到评剧团里看新戏彩排,在剧团的小礼堂里,我又看到了《双玉蝉》,只不过这一次是我们县自己的演员在演,感觉很亲切。《画皮》中扮演小丫环的女演员,这次演上了女二号,记得我到评剧团里找表哥玩儿还曾和她打过招呼呢。这出戏最大看点是最后一场,女主角动作非常到位,她纵身跳到椅子上的那一连串娴熟的动作更显现出女演员深厚的功底,至今印象深刻。《双玉蝉》后来成了县评剧团的保留剧目,久演不衰。

接触评戏多了,自然而然就对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没事的时候,总喜欢两个手臂上绑上长长的毛巾当水袖,身上裹上床单当戏服,自己设计剧情,给小伙伴们指派角色,尽情地演上老半天。文化馆的一个阿姨来家里做客,知道我喜欢评戏,让在我屋子里走一走台步,想看看我的身段,那时候很害羞,跑到里屋关上门自己边走边照着穿衣镜欣赏。现在想想,如果当时自己再大胆些,家人再多一些培养意识,极有可能被多才多艺的阿姨赏识而改变我的人生轨迹。后来中学我在校住宿,又到外地读了大学,其间,我们县城搞开发,家搬到新区住进楼房,离礼堂远了,评戏也就慢慢地淡出了我的视野。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昔日的礼堂、评剧团早已不见踪迹,旧区的繁华已然落幕,每每故地重游,平添几分感慨 ,唯有那袅袅清音时时萦绕在耳边,挥之不去。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明确指出文艺是铸造灵魂的工程,好的文艺作品就应该像蓝天上的阳光、春季里的清风一样,能够启迪思想、温润心灵、陶冶人生,能够扫除颓废萎靡之风;追求真善美是文艺的永恒价值,艺术的最高境界就是让人动心,让人们的灵魂经受洗礼,让人们发现自然的美、生活的美、心灵的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命脉,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文艺的作用不可替代。我相信有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参与,加上评剧工作者和爱好者的团结奋进,评剧这朵绚丽的奇葩一定会在藁城区姹紫嫣红的百花园里精彩绽放。

作者:石家庄市藁城区人口计生局 牛英
                 2015年1月5日

文章录入:戏迷知音    责任编辑:戏迷知音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玲珑戏曲艺术网 Copyright ©2002 - 2014
    设计维护:戏迷知音 站长电话: 13072009574 QQ:9082114
    联系信箱ximizhiyin@163.com
    请您尊重他人劳动成果,转载本站资源时,请注明出处与作者我要啦免费统计